【海外華裔的新挑戰:商業交易買賣被迫陷入諜影迷霧】~ 魁省山寨

蒙城老張-101698  05/18   1042  
4.0/1 





























海外華人的新挑戰:被迫陷入諜影迷霧

瑞士购买的F-35战斗机停放在阿尔卑斯山谷某村落的一条偏僻跑道上。附近一家乡村旅馆的中国夫妇因此引起美国情报部门的注意。

瑞士订了几架F35,预计2028年交货,准备放在一个村子里的机场里,这空军基地连围墙都没修全,见附图,WSJ报道里说:“在距离这座以木板镶嵌的乡野风情旅馆后约100码的地方,过了一个儿童秋千,便是瑞士军方曾同意让多架F-35战斗机用以停驻的跑道。这个简易机场仅局部设有围栏,路人很容易进入,农民有时会牵着牛穿行其中,牛脖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這一情況將會在世界各地漸漸蔓延,華人居住的區域將面臨挑戰,商業性買賣、房产買賣等問題,將會出現華人被拒絕購買,已經完成買賣的交易,將會以國家安全為由被勸退出售,顯然是一個新問題,而其實質是對對多元化全球化的變相否定。

在瑞士宁静的村落中,一条偏僻的跑道上停放着几架F-35战斗机。这个跑道位于阿尔卑斯山谷中的小村庄,四周环绕着美丽的自然风光,而村里的一家百年老店——Rössli酒店,则成为了美国反间谍情报部门的关注焦点。

Rössli酒店位于阿尔卑斯山谷,旅馆正面能欣赏到壮观的群山景色。然而,真正引起美国情报机构警觉的是旅馆背后的景观。在旅馆后约100码的地方,有一个简易机场,这里是瑞士军方同意让多架F-35战斗机停驻的地方。这样的安保措施引起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担忧。

2018年,这家乡村旅馆被来自中国的王氏夫妇买下。他们接手后,关闭了旅馆餐厅,这引起了当地居民的不满。尽管Lin Jing只会说普通话,但Wang Jin用得体的德语打了圆场,使得居民们对这对夫妻有了些许好感。

去年夏天,瑞士联邦警察突袭了Rössli酒店,带走了王氏夫妇和他们的儿子Dawei进行盘问。美国和英国的国家安全官员声称,这座古雅的建筑为中国政府情报部门提供了一个理想的观察哨点。美国官员警告说,中国情报机构正不遗余力地获取有关F-35超音速战机的信息。

王氏夫妇坚决否认他们的旅馆为任何人提供过情报服务。他们表示,这家旅馆只为前往翁特巴赫的游客服务。瑞士花了一年多时间来权衡美国对该旅馆的指控。最终,美国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瑞士想要F-35战机,翁特巴赫就必须安全。这意味着中国夫妇必须离开。

在翁特巴赫突击搜查后的几个月里,当地居民一直在思索,美国反间谍机构把这两名寡言少语的旅店老板当作目标是否找错了对象。随着瑞士对F-35的兴趣与日俱增,美国情报官员和驻瑞士外交官开始一再警告说,中国情报人员正试图获取有关美国战机的情报。

最终,Rössli旅馆被挂牌出售,瑞士军方成为了新的买家。这个故事的真相究竟如何,或许永远无法揭晓,但可以肯定的是,中美两国在军事机密问题上的全球较量正蔓延到更遥远的新地方。

瑞士旅馆谍影:美国担心中国在 F-35 基地附近的旅馆策划间谍活动|瑞士乌特巴赫的一家百年老酒店因靠近梅林根机场而成为美国情报部门的关注焦点,瑞士空军计划在该机场部署F-35A战斗机。

位于阿尔卑斯山村乌特巴赫的Rössli酒店是一座百年老木屋,提供令人叹为观止的雪山和附近瀑布的美景。然而,吸引美国情报部门注意的是酒店后方的景色。距离酒店后方仅100米处的梅林根机场将很快成为瑞士空军F-35战斗机的驻地。

梅林根机场是航空爱好者非常熟悉的机场:位于海拔570米的伯尔尼高地阿尔卑斯山之间,第一次访问该基地的人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未来主义的控制塔和停在主跑道旁的大型停机坪上的一些直升机,很难注意到它的存在。

机场周围的围栏通常是“象征性的”,有时几乎不存在,并且在飞行操作期间通过一套平交道口系统激活,以防止跑道或滑行道入侵。实际上,当地道路从北到南和从东到西穿过机场:几盏灯在飞机起飞前几分钟内调节跑道的通行。该基地是一种大型“开放空间”,当地驻扎的飞机位于山体掩体内,维护机库位于沿主跑道的现代建筑中。

你可以自由地走近跑道阈值和滑行道,拍摄尽可能多的照片。

简而言之,这个空军基地是航空爱好者的天堂,但对美国情报部门来说却是噩梦。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自2018年以来由中国王氏夫妇拥有的Rössli酒店去年被瑞士联邦警察突袭。美国和英国国家安全官员认为,这家酒店的风景如画的外观为北京的情报部门提供了一个收集F-35信息的绝佳位置。

众所周知,中国和俄罗斯的情报机构都热衷于获取第五代飞机的数据,但尚不清楚Rössli酒店是否是为了给北京提供一个特权的间谍岗位而购买的。

随着瑞士对F-35的兴趣增加,美国情报官员和驻瑞士外交官多次警告说,在日内瓦以外交身份活动的中国情报人员正在试图收集有关这些战斗机的信息。大使了解到,瑞士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些警告:瑞士联邦情报局只有大约五名员工专注于中国事务,巴塞尔大学的中国专家拉尔夫·韦伯(Ralph Weber)指出,他会说普通话。“瑞士的对华政策基本上是为了不激怒中国,”他补充道。

最终,在2022年,瑞士承诺花费60亿瑞士法郎(61.8亿欧元)购买F-35,预计将于2028年到货,这是该国历史上最大的军事投资。然而,美国官员认为瑞士没有充分解决机场周围的安全问题。

王氏夫妇否认利用酒店进行间谍活动,声称它只是一个游客的休闲场所,但西方情报机构有几个理由感到担忧:王家不熟悉瑞士的烹饪习俗和当地劳动力的高成本,经常在假期高峰期返回中国。酒店的衰退和来自中国的新工人的到来,其中一些没有居留许可,进一步加剧了怀疑。

王家的背景也引起了一些问题,王金声称自己是在德国和瑞士作为外交官的儿子长大的。美国官员认为,根据中国2017年的国家安全法,如果北京要求,王家将被迫协助收集情报。

没有证据
尽管美国有担忧,瑞士情报官员没有发现任何间谍活动的具体证据:在警察突袭和因轻微违规行为被罚款后,王家返回中国,酒店挂牌出售。许多当地人认为这种情况反应过度。前任业主卡斯帕·科勒(Kaspar Kohler)怀疑这种间谍方法的有效性。

据乌特巴赫机场委员会的当地蛋农西蒙·祖姆布伦(Simon Zumbrunn)称,一家瑞士家庭曾试图购买它,但未能获得贷款。他认为中国家庭是无辜的。

去年,网上广告将酒店挂牌出售,售价为180万美元。今年1月,乌特巴赫机场委员会得知买家已找到:瑞士军队。购买条款未披露。

目前美國各州對華裔限制購買土地房屋等法律出台進展:

随着路易斯安那州,德克萨斯州等地立法会议结束,美国多州试图推进限制中国政府以及中国公民购买房地产的法案也有了结果。在华人社群大量的反对声音中,有些州的法案在进行了修改变得更温和之后由州长签署成为了法律,有些州的法案则在推进过程中“流产”了。

德州法案未获通过
在德州華裔集体上街游行反對不公正對待,德州华人抗议禁止非美籍华人购买土地的法案 。引發全美關注。

德州的SB147法案在最初提出时是禁止包括中国、俄罗斯、朝鲜和伊朗四国在内的敌对国家的公民(已入籍美国的不包括在内)购买任何形式的房地产,因为州长阿博特(Greg Abbott)在推特公开表示会签署该法案而引起了华人社群的广泛关注,这一法案也被许多中国媒体报道。当地的华人社群也因此组织了好几次的抗议活动,他们表示这种法案会加剧已经存在的歧视亚裔和仇恨犯罪。华人社群代表积极在美国本地媒体发声,还组队前往法案听证会表达意见。

法案之后做出了修改,对个人购买房屋不再有限制,修正过的版本仅禁止上述四国政府和企业,但这个修改过后变得温和的版本也没有在5月29日结束的两年一次的立法会议中得到通过。记者通过邮件向提交该法案的参议员科尔克霍斯特(Lois Kolkhorst)询问是否有计划继续推动该法案,并未得到回复。

一直积极抗议该法案的达拉斯居民Zane告诉记者,之前积极抗议的华人对这个结果感到欣慰,现在没有继续组织抗议活动,但大家仍“严阵以待”。因为州长已经正式宣布召开特别会议,集中讨论在会议期间没有通过的一些法案。副州长则在新闻稿中呼吁在特别会议中优先考虑包括SB147在内的几项法案。Zane表示大家都希望这项法案不要进入特别会议,“但也可能是一厢情愿”。

佛州华人诉诸法律

佛罗里达州的法案于5月8日由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签署成为法律,将于7月1日生效。该法案中受到限制的国家有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古巴、委内瑞拉和叙利亚,但是只有中国公民在佛罗里达州全州购买土地、房屋等不动产受到限制。绿卡持有者则不受影响。法案还规定中国人如果持有非旅游的有效签证,可以购买一处不超过两英亩的住宅房产,但地点不能在任何军事设施的五英里范围内,一些受到该法案限制的中国公民于5月22日在佛州联邦地区法案发起了诉讼。

请擴展参阅: 一组中国公民对佛罗里达州限制其购买土地的立法提起诉讼
记者采访了参与诉讼的华美维权联盟的主席朱可亮(Clay Zhu)律师。朱可亮表示,他们已经于6月6日晚上向法院递交了禁止令的申请动议,希望法院能够在法律生效日之前颁布一个禁止令,这样可以暂时阻止法律的生效。

朱可亮告诉记者,目前参与在佛州的诉讼案件的律师全都是志愿服务的,不收律师费用,这样就减轻了华美维权联盟的经济压力。但是在案件上有许多其他的开销,比如当好几个州都在推进类似的法案时,华美维权同盟请了好几个外部律师在不同州做诉状的准备和相关法律的研究,并支付了相应的费用。目前佛州的案件也需要请外部的技术专家做案件的证人,例如请专家把佛州限制中国人买房的区域所覆盖的土地和人口计算出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表示,将这些开支计算下来,保守估计需要五十万以上,也因此给gofundme上的筹款项目定了五十万美金的目标。目前,该组织在gofundme网页上筹集到了十六万七千多美金。

虽然该法律还没有生效,但根据朱可亮的了解,已经有在佛州生活的中国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佛州的房地产经纪的生意也有很大的下滑。他说:“昨天,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Lennar已经给当地所有的房地产中介人发了邮件,通知他们不能把房子再卖给中国人,除非你是美国公民或者有美国绿卡。所以很现实的影响已经出现了。”他认为该行为在种族歧视方面的影响就更深远了,因为未来可能会针对中国人做出更严厉的限制。

但朱可亮也表示,他这次起诉佛州政府,找原告的过程比2020年因为微信禁令起诉特朗普政府容易很多,也证明了华人正在积极地参与到当地政治中,并越来越敢于发声。

曾经在佛州居住的教育管理博士崔凯告诉记者,他和许多朋友都在线上进行了签名活动以表示对该法案的反对。一些居住在当地的朋友则前往佛州首府进行现场抗议。他认为该法律通过的前提是将中国人等同于中国政府,普通中国人的行为,比如购置房产等,其实和中国政府无关。他说:“相反,中国政府在限制中国人的外汇汇款,比如普通的公民每年可以利用的外汇额度为5万美元等。”

和佛州法案类似的路易斯安那州的HB537法案目前也已经推进到最后一步,只要州长签署就能成为法律。朱可亮说如果签署,很有可能在路易斯安那州也进行诉讼,“多线作战”。

刚刚拿到佛罗里达大学社会学博士录取的学生Ruohong Dong在法案通过后也尝试借助律师去进行上诉,但由于他目前在美国境外,不能在美国境外对美国人或者机构提起诉讼,所以尚未能进行。

HB537法案限制了对美国有敌意的国家(包括中国,含香港特别行政区、古巴、伊朗、朝鲜、俄罗斯、委内瑞拉)及与这些国家有联系的个人购买、租赁或者获取土地。已入籍美国,拥有绿卡或者持有效签证合法居留在美国的个人不受影响。

德州佛州仍然是华人向往定居地

疫情期间,不少居住在美国东西海岸的人们搬去税收较低且气候温暖的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这一现象被称为新世纪的大迁徙(The Great Migration)。其中,作为特斯拉等科技公司总部所在地的奥斯汀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前往,根据AXIOS的报道,奥斯汀是支持共和党的年轻人毕业后最向往的居住地。而佛罗里达州的坦帕等地则因为气候温暖吸引了不少老年人前往居住。

尽管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州长都认同中国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威胁,且努力推进限制中国公民和中国政府的各项法案,但许多华人仍然将这两个州视为理想的定居地。

奥斯汀市的华人房屋中介A女士告诉美国之音,从疫情期间开始,来奥斯汀买房的华人就络绎不绝。许多人专程从硅谷和西雅图等地飞过来,一周之内就会看二三十套房,一定要签下满意的购房合同之后才离开。也有人仅仅在网络上看了照片之后就决定买房,甚至豁免了房屋检查等程序,遇到心仪的房源还会加价20%-30%。随着贷款利率的不断增加,A女士表示其他族裔对购房的渴求都有所下降,不少人持观望态度,但华人和印度人买房的热情依然高涨,今年以来,她每天都要接待数名华人客户,不少都是大学毕业后刚搬来奥斯汀的。她带着客户们看房、议价、开会、签约,每天都在连轴转。“我身边的华人中介也都是在高负荷运转,华人的购房欲望真的很强”,她说。

崔凯博士也告诉记者,身边的中国人对于购房的执念还是非常明显的,而政治立场的考量则相对不那么重要,特别是在解决了绿卡等身份问题之后。“生活舒适度的考虑还是很重要的,大家去佛州、德州考虑的也是工作机会和生活环境等问题,而不是和政治挂钩。”目前居住在马萨诸塞州的他也坦承,如果在佛州或者德州有好的工作机会,他也会搬过去,因为在那里生活更舒适。

但是,即将去佛州就读的Ruohong Dong说,自己因为佛州对移民越来越不友好的政治环境而担心。“自疫情时代来临,许多华人也受到了比以往更强烈更严重的种族歧视,我也有这种感觉。”他之前也在其他红州(支持共和党的州)有过被歧视的经验。但这次佛州华人组织起来抵制该法案让他看到了一些希望,“但愿能有一个好结果”。他也承认有相当数量的华人也喜欢佛州这里保守的政治环境。


參考資料:
~ 原文链接[theaviationist.com/2024/05/17/swi…]
~美國媒體報導
~美國之音
~路透社報導
~華爾街日報
(魁省山寨摘隸整理匯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