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國的悲歌:加拿大淪落到崩潰國家之列】~ 魁省山寨

蒙城老張-101698  05/13   1068  
4.0/1 























 【楓葉國的悲歌:進入崩潰國家之列】~ 魁省山寨

楓葉國的悲歌:加拿大跻身“崩溃国家”之列,加拿大🇨🇦這個名列西方工業七國之一的國家,當下的經濟困境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虽然加拿大经济衰退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近日Financial Post(金融时报)的一份报告还是引起关注:加拿大是人均GDP急剧下降的国家之手,跻身“崩溃国家”之列,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据Financial Post报道,在美国和印度这两个大型经济体因其持久的实力而吸引大量关注之际,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不久前表现突出但现在正面临崩溃的国家。

这些国家均位列世界50大经济体之列,并且在十年内实际人均收入增长急剧下降,占全球GDP生产总值的份额也不断下降。

以加拿大、智利、德国、南非和泰国为首的这些“崩溃国家”让世界各国吸取了教训。即经济发展很难,但维持更难。

1)加拿大陷入經濟困境泥沼

首先是加拿大,它曾因安然度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受到广泛赞誉,但当世界在大型科技而非大宗商品的推动下向前发展时,加拿大却错失良机。


自2020年以来,加拿大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下降0.4%,这是前50名发达经济体中最糟糕的比率。新投资和就业增长主要由政府推动。

私营部门的行动主要局限于房地产市场,这对生产力繁荣几乎没有帮助。面对世界上最昂贵的住房市场之一,许多年轻人都买不起房子。

迫于压力,加拿大通过Shopify Inc.公司的成功来证明其数字化的成功。但这家公司是全国十大公司中唯一一家科技公司,其股价目前仅为2021年峰值的一半。

2)智利

第二个反面教材是智利。它在20世纪90年代被誉为拉丁美洲灵活的东亚式政府典范,但此后它的光环已经消失了。

该国的税收征管乏力破坏了公共服务,引发了街头暴力抗议,繁文缛节不断蔓延,导致新投资获得批准的时间增加了一倍——达到近20个月,从而赶走了很多投资者。

3)德国

此外,没有哪个发达经济体的情况比德国更严重。其人均收入增长率从过去十年的1.6%下降到过去几年的不足零。

在大流行期间,德国看起来充满活力和灵活,准备在后COVID-19时期脱颖而出。现在,由于严重依赖对华出口和从俄罗斯进口能源,已经深陷困境。

近年来,投资对经济增长没有任何贡献。工业生产率正在以每年5%的速度下降,这个数值令人震惊。

4)南非

与此同时,南非在2010年金砖四国(BRIC)更名为金砖国家(BRICS)时被添加到以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为首的大型、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之中。资源丰富的南非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曾受大宗商品繁荣的推动,但随后崩溃,暴露了该国的许多问题。

青年失业率超过50%、领取福利的人口比例惊人、投资疲软等都导致了失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未来五年,只有一个前50名经济体的国家出现人均GDP负增长。这个国家就是南非。

5)泰国

最后一个反面教材是泰国。在1998年的危机中,它曾是“亚洲四小龙”的领头羊,但现在却成了十年来唯一一个人均GDP下降的亚洲四小龙国家。同时它也是世界上不平等率最高的国家之一,79%的穷人生活在农村地区。

这份报告发人深省,你认为加拿大还能回到曾经的经济水平吗?

(Centre for Future Work)的经济学专家斯坦福(Jim Stanford)说:“我们正在经历浅层次的技术性衰退。事实上,我们已经陷入了衰退。”

经济衰退的官方定义是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用经济学术语来说就是“负增长”。今年第三季度,加拿大经济的年萎缩率为1.1%,这意味着离正式進入经济衰退之中,所謂還要看看下一个季度經濟數據再確定的說法,完全是自欺欺人。

央行加息给加国经济造成困难
斯坦福认为,即使是浅度衰退,对大多数家庭来说也是持续的痛苦,因为加拿大央行为了对抗通胀采取了加息措施。斯坦福说:“我们不应该因为经济增长数字略高于或略低于零而过于高兴。央行刻意阻止经济增长,这是压制通胀的通货紧缩政策之一,这造成了很多困难。
2022年3月,加拿大央行开始积极升息,试图将通膨率降至2%的目标。在此之前,央行的关键隔夜贷款利率为0.25%。如今,这一数字为5%。理论上说,通过提高借贷成本,消费者和企业将减少支出,从而压低价格并减缓经济增长。

央行也表示,失业率太低不符合央行的意愿,因为这意味着薪资上涨太快,加剧通胀。事實上物價上漲已經影響到每一個加拿大家庭。

預計明年失业率還将继续上升
斯坦福表示,央行及其行长麦克莱姆(Tiff Macklem)希望失业率上升。失业率已经从5%的低点上升到了最近的5.8%。大多数私营机构预测,到2024年中期,失业率将升至6%以上。斯坦福说:“这是央行希望看到的,但是加拿大的工人不希望这样。希望央行能在2024年晚些时候开始降息。”加拿大咨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首席经济师安图内斯(Pedro Antunes)表示,即使经济不会陷入深度、长期衰退,2024年对许多家庭来说仍将是痛苦的一年。年轻的加拿大人和低收入家庭对高利率影响的感受要比年长、富裕的家庭强烈得多。

安图内斯说:“这是真正的两极分化,以家庭为单位出现的经济疲软更加明显。从消费支出来看……低收入家庭受到的冲击更大。人口的增长掩盖了家庭的经济危机。”

安图内斯指出,人口增长掩盖了部分家庭支出的下降,但同时也提高了失业率。虽然几个月来全国就业人数大幅增加,但失业率仍在上升。

安图内斯说:“找工作的人数超过了创造的工作岗位数量,尽管在所有这一切中创造的工作岗位数量一直相当不错。”安图内斯表示,2024年企业会继续削减开支,许多公司仍在努力偿还疫情期间获得的政府贷款,这反过来又会使失业率大大高于加拿大咨议局预测的2024年6.1%的水平。

安图内斯说:“商业疲软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尤其是对加拿大全国的小型企业?我们是否会看到就业急剧下降和更多的工作岗位流失?我认为风险很大。尽管如此,我们离经济崩溃和高失业率还是比较远。我认为即使是7%的失业率也是合理的。”

他补充说,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人口因素阻碍了人口成长带来的额外劳动力的增加。“从根本上说,劳动市场更加紧张,而且已经紧张很长时间了,因为婴儿潮一代正在慢慢退出劳动市场。我认为这是我们不能忘记的事情。”

从衰退到增长的年中转变預測分析:
由于高利率的滞后影响继续渗透,加拿大经济在 2024 年开始时仍将深陷衰退。 不过,随着加拿大银行开始降息、通货紧缩持续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改善,我们预计 2024 年下半年将出现温和复苏。 我们预计,2024 年的经济表现将远低于共识,也逊于其他发达经济体。

本研究报告进一步阐述了这些关键主题:

适度衰退之后将是温和复苏。 到年中,经济活动将继续萎缩,因为不断增加的抵押贷款续期导致偿债成本飙升,推动负债家庭去杠杆化,而难以负担的住房问题将延长住房修正的时间。 2024 年下半年,消费者和企业将逐渐恢复消费意愿和能力,但由于利率只会在持续的不确定性中缓慢放缓,他们可能仍将处于紧张状态。
以移民为主导的人口激增将持续下去。 2024 年,移民和临时居民的再次涌入将继续放宽劳动力市场,但也会使住房供应(尤其是租房)更加紧张,并给医疗和社会服务等公共服务带来压力。 随着新移民的完全定居,加拿大的人口激增将逐渐提升经济。
随着通胀率回归目标,加拿大央行将开始宽松周期。 经济增长放缓,全球石油和食品价格疲软,将使通胀率在 2024 年末回到 2% 的目标。 我们认为,这种通货紧缩趋势的充分证据将促使央行在 2024 年年中开始降息,尽管降息必须循序渐进,以避免日后可能出现的逆转。
财政政策将左右为难。 除非出现更严重的经济衰退,否则政府将避免采取会破坏货币政策的、诱发通胀的财政刺激措施。 相反,随着经济的温和衰退和脆弱复苏,特别是 2025 年联邦大选在即,可能只会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2024 年需要警惕的风险包括加拿大野火重演、极端天气、罢工和供应中断。 从外部看,美国和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全球紧张局势和冲突不断加剧,增加了下行风险和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陷入災難性經濟泥沼的這些國家給世界的啟示是——在發展的道路上隱藏着各種陷阱,從中等收入國家到富裕國家,每一個國家都有可能中招。一個基本的錯誤或失誤,任何國家都會發現自己陷入困境–直到它找到領導力和遠見,規划出一條出路。

加拿大網友對此討論熱烈,大部分的觀點都在批評目前的民主黨政府。

「因為杜魯多政府很愚蠢。」

「教訓就是,不要選舉那些將思想觀念置於其主要職能(經濟管理者)之前的領導人。」

也有網友分析,用國內生產總值來衡量一個經濟體的表現是非常錯誤的。它只是一個定義,而不是任何有形的東西。它沒有考慮到環境退化、犯罪率上升以及許多非市場活動(如家務勞動和志願服務)。此外,它也沒有直接衡量醫療保健或教育等方面,更重要的是,它沒有考慮收入分配。它是最被高估的經濟指標。

加拿大人民的天真和人民的善良,被政客和政黨利益集團所欺騙,導致了加拿大從高峰墜落谷底,這一苦果人民被強迫吃下。
一切天注定。

~ 魁省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