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演的美国版文革 将留下永久性伤疤】~ 魁省山寨 推荐

蒙城老張-101698  02/22   193  
4.0/1 





















【魁省山寨】美国大选的帷幕已经落下,但余波未了,各种八卦争议还是不断。这种社会的撕裂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它的后遗症到底严重程度如何?我们还有待观察。 
民主政体,民主选举,从来没有像这次因美国大选,而且引起人们的广泛诟病和对它的深度思考。 美國从来就有爭執不盡的問題,議題,只是这一次庚子年,一个不小心,底裤掉了下来。但是,美國也有一半民众持保守主义价值观的态度,他們也是美國的中流砥柱,人类历史的进程是在曲折 倒退再不断前进的过程中发展的,人们经过挫折痛苦灾难才会有所反思,才会慢慢总结认清白左政治正确的瘋狂和破壞,最后終會站在正確的一邊。歷史就是在曲折中前行的,所以,我们对未来永远保持乐观。 
 反观今天的中国, 则不同于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其原因也是因为中国近代史发生了一系列几乎所有国家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件。而伟大领袖毛主席所发动的文革就是其中之一,进而要改造年轻人又有了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等等。 因此我们看到,因为有高度的个人崇拜,领袖的自身自我膨胀,而民众的盲目追捧,愚昧麻木。起因都是有了毛泽东等一代伟人领衲们,同时也有这样一群激情燃烧的追捧受众们,回首往事,以史为鉴,这一切都值得人们进行深度思考,而中国华人移民很容易把美国这次的混乱拿文革来对比,虽然是有所不同,但内涵却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种社会的撕裂,现行体制存在的问题,以及政党私利之争,所凸现的堕落,可耻,丑陋,让美国的底裤完美掉了下来了,被世人看个透彻。这已经不是谁想否定, 或者说无论是谁 能够简单否定得了。这不是用简单的造谣,或者两耳不听窗外事,双眼不看雪花飘,那说不过去的,美国佬 也应该清醒一下了,放下你一贯高高在上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全世界指手划脚,放下优越感,放软身段,来魁省印第安部落 来魁省山寨和我们原住民邻居同胞好好喝一桶当地的土制威士忌,那味道 那气氛 有可能完全可以医治美国佬那自以为是的美式雅皮病。


【2020年上演的美国版文革 将留下永久伤疤】
~ 魁省山寨 推荐

美国《全国评论》网站刊登“乔治·马歇尔欧洲安全研究中心”国际与安全研究院院长米奇塔(Andrew Michta)的文章说,美国正受到文化大革命的控制。几十年来,这场革命诞生在我们的高校,因为它们为文革提供了突击队。这些青年男女随时准备推翻美国建国者的雕像,移除总统纪念碑,更名学校,审查演讲,重写课程。

美国文革“破四旧”——俄勒冈州府波特兰的华盛顿雕像被推倒.

美国版文革“破四旧”——俄勒冈州府波特兰的华盛顿雕像被涂污推倒

他们坚信自己胜过那些绝望地退化的同胞。在他们眼中,那些人仍然是盲目的,更糟的是对困扰我们社会的所谓弊病无动于衷。全国各地的大专学院和大学校园,已经从左派院校变成神学院,每年都把那些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男女,任命为“觉醒的祭司”。


我们的年轻革命者中,许多人来自世纪之交出生,现在刚刚成年的美国Z世代。他们从高等院校毕业,往往负债累累,却几乎没有市场需要的技能保证他们获得高薪的工作。他们常常陷入就职前停滞状态,无法进入成年期。他们对“体制”及其“压迫者”的不公正极度失望和愤怒,不管这些不公正有些是真实的,许多是想象的。Z世代之前的千禧一代,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大萧条时代成年。这两代人的经济机会减少,而Z世代成为远离美国传统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最激进的一代。他们在人种和族裔上比千禧一代更多元化。


一种教育体系塑造了Z世代。这个体系为确保让万众一心取代群体的利益,不再向学生灌输任何类似于美利坚国家及其建国的连续和谐历史。这个体系主要向大专院校的年轻人灌输身份政治,把美国描述成历史上充斥压迫的不可救药之地。 

美国学校教授的,是对种族主义、不公等社会问题觉醒的宗教,美国生活的大多数领域鼓吹的是变种的马克思主义。只是这次被政党精英解放并给予“正确意识”的,不是受压迫的无产阶级。今天的受迫害群体,是那些被认为历史上受压迫的种族和性少数群体。不像共产主义诞下的斯大林主义“无阶级社会”怪胎,今天的觉醒教信徒正努力建设一个种族及所有性别和性取向绝对平等的美丽新世界。


眼下美国对种族主义、不公平等社会问题的觉醒,是“激进主义的奥运会”。按照定义,它有一个不断衰落的终极目的,既没有任何突破,也没有什么边界。就像每一个集体主义者的极权主义冲动那样,激进主义在其信徒中滋生了恐惧——即一个人可能被判定为不够激进。这样的评价必定导致被逐出“觉醒教”,并被打入“另册”——就像对党和老板不够崇拜的老共产党员,受到年轻斯大林主义者谴责一样。 

如同每一次文化革命,美国激进分子的意识形态热情,最终应该会消沉并失败。也许我们会体验一次美国式的法国大革命“热月时期”。当这一天到来时,我们一定会问自己,为什么容忍极权主义冲动这么久?但我们是否有勇气承认,生活已被觉醒教取消,事业也被觉醒教摧毁?

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否会诚挚地面对这样的现实——即长期以来都不敢用恰当的名字来称呼事物?希望我们至少会认识到,这种意识形态对美国法律下的个人自由理想所造成的长期损害。因为美国如果出现热月时期,那么就不会回到我们曾经认识的那个国家了。就像所有过去的革命一样,美国文化大革命将给我们的社会和民主留下永久的伤疤。

(摘自网络 万维江夏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