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致敬“丑陋的老三届”】~ 魁省山寨

蒙城老張-101698  12/17   1332  
4.0/1 

苍天 啊,有眼吗?
哎哟 苍天,开眼了。

多么对称的笔墨对应,这就是当下对问题判断的楚汉分界。
今天一大早醒来,国内传来让人震惊,但完全不出俺预料的信息:
经过有中国特色全过程民主的严谨投票,中国作协完全尊重计票的结果。
在二年前武汉新冠疫情爆发时记录疫情的中国知名作家方方,在14日公布的中国作家协会第10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名单中被除名,曾力挺方方的另一名作协副主席著名的女性主义作家张抗抗也遭株连除名。

方方女士将自己在武汉封城期间的见闻及个人思考形诸文字,内容是否真实,明眼人一看就知,但在国内,对此是有极大的争议的。重点在于方方与官方媒体的报导内容有差距,故此方方被官方主流媒体迎头痛击,严肃批判,在民间更遭到了坚决捍卫红色理念群体的谩骂批评,用狂轰乱炸恶毒辱骂形容一点不为过。说轻一点,方老大姐遭到小粉红们全部给面子的围剿。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要求文艺工作者心繫“民族复兴”伟业,热忱描绘新时代新征程的“恢宏气象”之际,显然方方与张抗抗为代表的一派文化人,是与主旋律是有严重分歧的。甚至说他们完全跟不上,当前不忘初心满满自信的重返革命征途的伟大复兴运动。她们被淘汰被除名,在中国完全合情合理。
中国作协在红色舆情压力下,在全民主进程中的结果,对方方和张抗抗做出除名的决定。这一明确的信号代表了当下中国政府以及社会中红色斗争革命思潮的重返与复辟。

~出身武汉的方方本名汪芳,曾担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曾在上次中国作协全国代表大会时担任主席团成员,并拥有中国官方颁佈的“文学创作一级作家”称号。
~张抗抗 出生于1950年7月3日,原名張抗美,生于浙江杭州,祖籍广东新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当代女作家。其早期作品多描写知青生活,后来也写作了一批以都市女性为主角的小说。后期张抗抗写作的作品以及其个人的思考和视野,升华为远离了民族、国家和革命的话语,以女性主义的视角审视这个世界,成为中国女性作家中极具特色代表性的人物。
在此本人对这两位老三届的大姐姐,致以崇高的敬意!同时我更觉得这两位老三届中的佼佼者的女性作家,用极具个人个性特点和个人鲜明的思考和态度,留下这些完整的文字和思考,留下给后人极大的启迪与启发。

我要致敬“丑陋的老三届”!对于老三届这代人可以说作为我们新三届,是最有资格也最有条件的讲这个话的,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可以说是对我们影响巨深的一代人。我们走进社会闯入江湖,从小就是他们的小跟班,在我们一展身手初出茅庐的时候,是他们为我们保驾护航,所以我们对大哥哥大姐姐们的作派与思维是极其清楚的,当今大哥所采取的政策,可以说我们是心知肚明。张抗抗写了一篇“丑陋的老三届”文章,是她们这代人的思考,对他们这代人的行为思想描叙一针见血:“这代人不喜欢说我,总是说我们,以及我们的,因为那个时代没有我,只有我们,缺少个性,崇尚集体精神,这种老三届固有的群体意识,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下来的文化心理。”这是张抗抗极为深刻的一代人思考,当然张作为女性,显然是升华到一个高层面来看待这个问题。
而我更要说老三届这代人和后面新三届一代,,以及包括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是崇尚小圈子文化中长大的,都是狼性十足,都普遍存只维护小团体利益,他们不懂得尊重,他们崇尚的只有是我们的,我们这个圈子的,我们这个系统的,其他的都是为草芥,这就是给中国以及中华民族留下了阵痛,只需要几代人才能够慢慢慢慢恢复正常。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是中华民族进程的一个部分,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中国人民的选择结果,这个果无论是酸甜苦辣,中国人民都要自己吃下去。但欣慰的是,这三代人中,总会有思想的人产生,在这几代人中都不凡有极具思想的佼佼者,他们在反思反省,他们极具创造性,会有深刻的个人总结,他们在思考探索中国的未来,这几代人都是我们民族和社会的财富,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把尊重二字重新回归。重新回归到个人的思想,重新回归到我们政府的一切管理的行为中。
我个人一直认为“尊重”二字对中华民族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概念。

~魁省山寨

在此魁省山寨·推荐:
“丑陋的老三届”
作者:张抗抗 

老三届人不喜欢说”我”,总是说”我们””我们的”,因为那个时代没有”我”只有”我们”。我们缺少个性,崇尚集体精神。这种老三届人固有的群体意识,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下来的文化心理。

既然是”我们”,那么我们的过失甚至罪孽,都让”我们”一起承担吧!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已被我们反复倾诉和宣泄;我们这一代人内心的伤痛和愤懑,已激起世人的广泛关注;我们这一代对于历史的质问,已一次次公之于众;然而,临近20世纪末,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能够低头回首,审视我们的自身,也对我们自己说几句真话呢?


不要再用”知识青年”这样自欺欺人的词语了吧。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抚心自问: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可曾真正拥有过文化和知识?


如果我们敢于正视自己,我们应当承认,老三届这代人中高中生的比重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都是初中文化程度,而文革前的初中教材,过分强调意识形态的灌输,在知识结构上具有极大有缺陷。我们知识沉淀最”厚”、烙印最深的那部分,并非人类优秀的经典文化,而是”阶级斗争”、”知识无用”、”革命的螺丝钉”等教条主义,是红宝书的语录,是样板戏的歌词,是大串联中抄写的大批文章。有人说这一代人是喝”狼奶”长大的,其实还应加上泡饭和咸菜——蛋白质含量太低。


我们的大部分知识,都是在”文革”结束后,依靠顽强的自学,支离破碎地拼凑起来的。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严重贫血的一代人。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牺牲品,是政治的殉葬物。不要忘记”文革”中抄家、破坏文物的红卫兵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文革”中打死老师的革命小将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疯狂地鼓吹并推行血统论的也是这一代人。红卫兵的法西斯暴行和血淋淋的犯罪事实,已是昨天的噩梦,但有多少人真诚地忏悔过,用心灵去追问我们当年为什么受骗上当,为什么如此愚昧无知?


老三届是曾受极左意识形态毒害最深的一代,然而许多老三届人至今还不敢正视自己曾误入的歧途,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社会,便轻易让自己解脱。就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有的人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并用后半生的善行去赎罪和赔偿;但是有的人,只是怪罪于领袖的鼓噪使他们暂时失去了理性。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曾无私奉献、改天换地;不要再仅仅说我们那年代的人与人之间是多么真诚和纯洁。如果你真诚,你应该承认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老三届人中也有出卖和告密——为了入党、升学、招工、提干的极其有限的名额,为了渺茫的前途,我们被人伤害也伤害别人——那所谓的纯真掺杂了多少虚伪和丑陋。我们一腔热血战天斗地,为了那些美好而可笑的宏伟目标,大肆砍树烧荒打猎,那时候我们义无反顾地破坏着自然环境,却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有多少在我们的严厉批斗和打击下丧生的”落后分子”和”地富反坏右”分子……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吃苦耐劳、克己奉公,是中国各个社会阶层中的支柱力量,是最”优秀的一代”了吧。尽管老三届中涌现出了许多人才,从车间主任到经理到学者到市长,各界都能幸会我们的同学和”战友”。但老三届中,从事高科技、高级经贸活动的人才和高级管理人员,比例极小。那是一个人才的断层,是老三届难以攀登的高峰。这一代人几乎都有未能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本人即是一例。大多数人只能从事普通的熟练劳动,成为这个社会金字塔的底座,如今已面临着下岗和退休。 

由于共和国十七年教育和”文革”十年的经历局限,我们这一代人正在不知不觉地退出社会,离社会的主动脉越来越远。我们的知识结构和意识形态在本质上同市场经济难以相容;我们已经习惯了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适应了”大锅饭”的劳动报酬和生活方式,于是同今天的自由竞争原则产生了剧烈的抵触和冲突。我们已经或即将被有知识有文化的一代年轻人从头顶上无情地跨越,正在一天天陷入被淘汰的尴尬处境。我们是一只蚕蛹,被困于黑暗中,但我们已无力咬破茧子。我们失落,我们抱怨,而我们却无可奈何,因而我们的痛苦是双重的。

所以,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最后的理想主义者”,我们已担负不起这样崇高而光荣的使命,况且那只是一顶虚妄的桂冠。我们曾经有过的革命理想,早就崩溃坍塌了,可惜那仅仅是出于对个人前途和命运的绝望,而不是出于对世界的整体认识。自从失去信仰,我们便从此变成了一个迫不得已的现实主义者。  

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在这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几十年间,当务之急是吃饭,是工作,是住房,是病痛,是养育子女,是侍奉父母——我们始终在为生存而拼搏,我们早已丧失了选择职业和爱好的自由、机会和能力。”理想”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幻影,所谓的”精神”寄托,只能寄托于我们的子女……

说什么”青春无悔”——一个、一代人所牺牲和浪费的整整一生的时间和生命,竟然能用如此空洞而虚假的豪言壮语,强颜欢笑地一笔抹去的吗? 


这才真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  

老三届人的老三届化,这一代人固执的”老三届情结”,是近年来深深困扰着我的一种忧虑。我写下这些也许触痛老三届人伤痕的文字,正是因为许多人尚在违心地用”无怨无悔”的结语,逃避对自身的清理和整合。我惟愿我们这一代人能走出老三届的阴影,在”五十而知天命”的人生中年,融入改革进步的大潮,从容地迈向二十一世纪。 

我们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对得起剩下的岁月? 

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将是每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将与老三届一生同行。

张抗抗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显然在目前社会环境的评论是极端两期的,我在这里选择一些网友的跟帖,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观点的对比:
(1)骂张抗抗的人都是群居性肉食性动物!
2021-12-17 05:08

(2)一冰
这是张抗抗最有份量和深度的一篇文章。
这代人脑子里的荒芜和混乱,从习大神和王七三身上体现得最具体。
2021-12-17 04:22

(3)甫志高
可悲的一代。
2021-12-17 04:20

(4)Sans2000
老三屆其實不止是三屆,而是一代人,我稱之「文革一代」,這一代人與古代墓葬犧牲品(奴隸,兵馬俑等)一樣,都是毛的陪葬品, 永遠保留毛的烙印,也永遠是中國進步的一種反動勢力,隨著他們離開,中國會逐漸更好,畢竟新一代,哪怕是粉紅代,身上都烙不上他們的影響力(三成不足),為什麼?因為正如本文所說的「沒有文化」,所以沒有烙印(毛還是有一點一成馬列,二成漢高祖,三成明太祖,四成秦始皇文化)。對粉紅代而言,麥當勞或日本卡通具有更多影響力。
2021-12-17 02:49

(5)lijunzy
极端自我一SB, 张抗抗是芳芳的支持者,民族败类!其作品不如臭狗屎,未来都不会有臭味留下。
2021-12-17 01:58

(6)BBC12
1949年后的大陆, 人人互相斗争, 互相倾轧, 热闹异常!
2021-12-17 01:51

(7)苍天
愚蠢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