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俠任重而道遠 面臨跨行跨界的陷井】~ 魁省山寨

蒙城老張-101698  04/27   534  
3.0/2 





















       鋼鐵俠任重道遠,面臨跨行跨界的陷阱。我們真誠希望他發揮超人的能力,一一擊破對他的阻击和挑戰,給世人帶來一個真正的公平的自由的言論平台。
鋼鐵俠馬斯克成功收購推特,面臨后後續緒多挑戰與困擾:
一,收購的最後成功還要等待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批准。
二,當政的拜哈政府對馬斯特所持的政治觀點以及對馬斯克本人一貫的偏見,白左政治勢力對馬斯克將Twitter變成一個純粹的私人公司而造成一手遮天的狀況的擔憂,起碼這種擔憂是非常「政治正確的」。
三,美國社會一直有一種觀點認為,像Twitter公司這樣世界級影響力的平台,應該由政府來經營管理,而這一關點得到相當一部分社會精英人士的認同。
四,目前Twitter公司的員工,從董事會高管到底層員工,有未經證實的抽查統計,結果發現有超過一半的人並不支持老馬的收購甚至持反對的態度。這與外界一片叫好聲形成鮮明的漢楚分界。
五,鋼鐵俠馬斯克如何將Twitter公司改頭換面,用他自己承諾的基本宗旨、用他天才的橫掃一切的超強能力與霸氣,給支持他或反對他的人同時帶來驚喜,我們拭目以待…。

據此,個人認爲鋼鐵俠老馬一時的亢奮不按牌理出牌之舉,可能將老馬變成了跨行跨界成為半個媒體人,這種跨行跨界是否再一次突顯老馬的天賦天才能力,有待觀察,因為媒體界從來就是風口浪尖,從來就容易讓人惹上諸多麻煩之地。

另外,明眼人都看到對Twitter公司的大刀闊斧的改革以勢在必行,但改革管理工程要占用鋼鐵俠多少精力與時間無可判斷。本人真切希望老馬找到一個強有力的志同道合者來掛帥,由此人進行改革,而自己少花精力在推特公司上。
中國文化中有 “达则兼济天下”的理想道德要求,鋼鐵俠收購推特得到了世人的支持,是大眾的角度與支持有很多是基於這個原則基礎上的,是人們認為必須支持和值得尊重之舉。一个人在以能力论英雄的秩序中获得成功,然后用自己的财富去接济弱势、分享自身经验帮助他人获得成功、倡导机会公平,這是非常值得提倡和尊敬的,而钢鐵俠顯然是處在這樣的一個代表階層行列里。
但如果他的关注点变成了“打倒旧秩序”,鼓励以能力之外的东西评价事物,甚至去評價人,那就是在摧毁其他弱者获得真正成功的机会。丛觀世界歷史,東西方國家都存在太多的聖明君主最後走向獨裁走向昏君的歷程,我們不敢奢望杜絕這種歷史的重演,但我們期盼減少這樣的事件的重演。

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有观点称,由于马斯克在上海有特斯拉超级工厂,所以他在受到北京威胁无法赚钱的情况下,会被迫向中共低头。对此,马斯克说,他收购推特不为赚钱。(评:马斯克最不差的就是钱,所以這個表態是有相當大的可信度)他在声明中表示:“投资推特,是因为我相信其作为全球言论自由平台的潜力,并相信对于正常运作的民主体制来说,言论自由是不可或缺的社会元素。”马斯克指出:推特目前的状态,“既无法推动言论自由,也无法服务于言论自由。”
馬斯克收购推特得到美国保守派的支持。有评论称,作为左派领军社交媒体的“推特“对美国的保守派长期进行不公平的审查,动辄封杀他们的言论, 包括封杀了在推特上拥有9千万追随者的前总统川普的账号,被评论为堪比中国微信对言论的封杀。有观点称,推特掌握在一个商人手中比让三权分立的政府掌管更加危险。这种观点是出于对美国媒体性质的无知。美国传媒特点是私有私营,唯一的例外是美国之音,因为对外传播不赚钱,所以只好由政府出资兴办。
紐約時報專欄如此道:「Twitter用户心态从未得到如此清晰的总结: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喜欢我的笑话,但你们必须得明白,我其实还是很酷的。资本市场对马斯克的这一点给出了丰厚的回报;作为“断头台米姆”的发源地,Twitter却没有给他——至少没有给出一致的回报。然而由于前者,马斯克对后者的一切不满,都有可能重塑Twitter——它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接近数字城市广场的地方了。我们暂时不知道这次易主是否有什么需要哀叹的地方,除了这样的事居然能发生这一点本身。
此事也体现了在一个人能控制如此巨量财富的社会里生活,是一种怎样令人目眩的体验:他们的突发奇想可以轻而易举地变为现实——我们都在把上班时间浪费在这个愚蠢的网站上,但他们的突发奇想可以重塑这个网站。此前的Twitter是以一种基布兹(以色列的一种常见的集体社区体制——译注)的方式运转的,但是需要对一个多元的利益相关群体负责:华尔街、顾客、用户、媒体、政府等等。然而现在,经过一场价值440亿美元的玩笑,它需要受一个人左右,而任何有留意的人都看到了,此人和这个网站的服务保持了一种显然很复杂的关系。」
馬斯特過去承諾私有化后要將Twitter退市,就很自然地引發了支持與反對的聲音。
由推特的大股东控股的媒体们,警告广大人民群众,马斯克在收购推特之后会将其退市,推特公司从此将不再是由眾多股東們对推特的经营拥有監督 制衡 經營管理等决定权。

從另一個角度,我推薦一個推特高管層中的代表人物:推特首席法律顾问,资深高管Vijaya Gadde。此人在马斯克收购推特的消息公布后当天与下属召开视频会,在说到推特在马斯克掌控下前途未卜时,她一度潸然泪下...。
Gadde女士负责推特公司制定和实施内容审查政策工作,是封禁川普、冻结纽约邮报并弹压亨特拜登笔电门相关信息等重大决策背后的最关键人物之一。
在她的主张下,推特公司决定不接受任何与2020年大选有关的竞选广告,而实际上传统媒体通过推特以“非广告”形式进行的助选工作是什么效果,长了眼的都看得到。(有人質疑她實行了雙重標準,如 时至今日居然还有人为冻结nyp的做法辩护,还在拿“hacked”说事儿。人們要问的是:你们当时屏蔽相关报道的时候是根据什么断定那些文件是通过hack获得的?
再问一句,通俄门传得风生水起长达数年,结果依据的是编造的文件,怎么反倒不违反“政策”了?Gadde女士妳又如何解釋?)
Gadde女士口號稱特别重视保护弱势群体用户的发声权,在公司内部被视为“推特的道德权威”。
Gadde在2021年获得幅度为130%的加薪,当年收入1690万美元。
Gadde出生在印度,3岁移民美国,父亲在得州卖保险为生,曾就读康奈尔和纽约大学,目前是全美科技企业界公认的最具实力的高管之一。
她出身于达罗毗荼人家庭,是印度旧种姓制度中四个种姓之外的最下层,汉语中一般称作贱民阶层。她的经历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移民“美国梦”成功的故事。
她的看法與觀點,非常有代表性,代表著左派勢力對此事的看法和他們所持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