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士官摇篮“航空母舰”士官学校的前身之一「海軍第四航校」】~魁省山寨·蒙城老張

蒙城老張-101698  04/23   805  
4.0/1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航空兵部隊士官搖籃“航空母艦”士官學校前身-海軍第四海校》~魁省山寨·蒙城老張

現役的海軍艦隊高等院校的前身,其中之一有一所海军士官校建立在內地,已經慢慢被人遺忘,但在海軍軍史上却留下極為深刻的一頁,占有特殊地位,見證了老一代海軍航空兵部隊創建者的艱辛奮鬥,讓人民海軍從旡到有的建設厉程,老一代海軍軍人的付出,让今天在中國海軍走出近海,擁有遠洋編隊能力,核打擊力量,打下了中國海軍海洋爭雄的基礎。
當下世人有所不知的是,这所综合性士官学校,其前身则是位于內地四川阆中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军四航校。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四海校”的横空出世

  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党内无派,才千奇百怪。军中山头要和睦相处。
  所谓和睦相处,就是平衡照顾各军中山头。山头是战争时期根据地的俗称,应该说,中国革命的“山头”是在军阀割据的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军是由大大小小的山头组成的,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的三个方面军,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三个师和新四军,解放战争时期的五大野战军等等,是各时期的主要山头。此外还有陕北红军、东北抗联、琼崖纵队、东江纵队等许多小山头。
  毛泽东对待山头的态度是:承认山头、消灭山头。照顾山头,最终是为了消除山头。早在1945年2月15日他就讲过:“山头主义是中国社会的产物,是中国革命特殊情形的产物,应该承认这个东西。要消灭这个东西……”。
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就是毛译东为了防止山头,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管理手段。1973年一次军委办公会上,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小礼堂接见会议代表时,拉着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的手笑着说:“陈士榘同志,假如党内有山头的话,我们还是一个山头的哩,都是井冈山的嘛。”毛泽东又说:“现在要多用四方面军的人、刘邓的人。”
其实毛译东主席对军中山头一直防范于未然,建国后对军队陆海空三军的主要领导人,必须是山头划线的。也就是必须是双一军团出身,说到底还是只相信自己的山头,陆海空军种的主要领導人的人事任命就完全显示了毛的山头本意。
所以,通過對歷史脈絡的歸集整理,梳理后就會不得不說,毛本身就是山頭主義氛圍中最大的山頭主義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自创建以来,完全学习照搬苏军的军队双首长制,自创了将党组织建设到连队,使党中央牢牢掌控军队,制衡各山头主义。中国工农红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并逐渐由单一的陆军发展成为一支诸军兵种合成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的人民军队。在其近百年的历史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先后组建过陆军、海军、空军、公安军、防空军,海军航空兵部队等几大军种及步兵、骑兵、炮兵、工程兵、装甲兵、铁道兵、通信兵、防化兵、基本建设工程兵等兵种。在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公安军、防空军,海军航空兵部队及铁道兵、基本建设工程兵、骑兵先后被撤销。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再也没有这几个军兵种了。但是,军队的建设历程,这几个军兵种确是在各种形势下组合整编,再组合整编,最后,各自归位,重新回到陆海空三军序列中,而中央军委在海军建设中,单列海军航空兵部队的组建与发展,就是在国际国内大环境下的产物,而“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的建立兴衰的发展演变历程,就是在这一大背景下的产物。

魁山雪夜温酒话海军,本文将浅析介绍这所综合性士官学校“海军航空兵第四航校”。从而引出彭德怀元帅被整肃事件,牽涉到海軍航空兵部隊司令員頓星雲中將,以及整個海軍航空兵部隊的興衰。贺龙元帅与林彪元帅之间对军队的掌控的爭奪,一野、二野、中野、四野山头之争,以及軍隊高層对軍隊的管理整合匯編的不同看法的爭執,用林帥的話來強說,就是爭奪軍隊領導權,爭奪誰才是緊跟領袖,那個山頭才是真正代表解放軍。
海军與空軍一樣建设与发展的不同思路的对撞,就是軍隊的權力争斗的延伸,则是位于阆中的海军四航校。海军四航校的全称为“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1960年创办,1966年停止招生,1973年撤销并解散。远离大海的阆中,当年为何被选中作为海军四航校的校址?这所学校创办仅仅几年时间为何又停办?這其中有國際國內形勢使然,也有賀帥與林帥的較劲,軍中各山頭的延伸,以及當時蘇聯軍事顧問團對此方案的支持,云云種種,誕生了「海軍第四航校」。

     阆中市区北边,有一个占地2000余亩的军营。一直以来,当地人将这个地方称之校场坝。相传,此地原为明清时期演武厅的操场,后来操场废弃,人们习惯称此为校场。废弃后的校场连同周边坝子,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有了“用武之地”。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8年,国民党航空委员会决定,在阆中建机场,很快,建场工程处成立。据《南充市交通志》载:机场占地1626亩。经1938年1月11日、1938年10月9日、1944年5月三次修筑,投资33万余元,终建成跑道长800米、宽80米、可起降一般轻型飞机的机场。
40年代投入使用的国民党军用机场
      
新中国成立不久,抗美援朝开始,为安置朝鲜前线受伤人员,阆中飞机场被决定建一所荣校。后来,荣校完成历史使命,其校址被闲置。这块被闲置的军产,尔后为海军四航校选址,提供了基础。
    上个世纪50年代,毛泽东提出: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1959年,随着对敌军事形势的变化,培养海军航空兵地面防空人员成为当务之急,而当时,再创办一所学校却没有地方。

    據老軍人赵同均回憶,其當时任海军炮校防空系训练通讯学员大队参谋长,据其回忆,当时海军航空兵頓星云司令员与成都军区司令员賀炳炎是老战友,两人相遇提及此事,賀炳炎司令员表示支持,将阆中荣校報軍委批准,划歸海軍航空兵部隊作为四航校校址。
     1960年,海军炮校的防空系和通讯系搬至阆中,次年4月,海军航空兵司令部正式命名阆中这所学校为“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
   一座偏僻的川北小城,突然冒出一所海军学校,一时间令人不解。因此,在当地人的眼中,这所学校被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第四海校的校領導,基本由海軍航空第二師抽調。海軍航空兵部隊第二海航師于1952年由陆军第138师改编組建,是海軍主力戰斗師,55年海軍大校賴金華任该师首任师长,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的创始人之一。后任东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海军第二航空学校校长、海军试验基地司令员、海军航空兵部副司令员。
    海軍四航校学校的首任政委是邓楚白,鄧楚白政委也是四航校從組建到撤編的唯一校領導,故此有「四航校老政委」之称。鄧任職前系海军航空兵二师的政委。首任校长张祥出身炮兵,由炮兵部隊划歸海軍序列,副校長張保華,系海军航空兵二师副师长,后接任校長。教员来自军队院校。学员全是选自部队具有初中文化、表现良好的现役军人,毕业后即安排至海軍各部隊任排长、连长等职务。
    为教学方便,学校引进了8架退役的苏制歼五、歼六型歼击机,供学员们操练。虽然学校主要培养高炮、雷达、通讯人才,但培养飞行员所有的地面器材,学校都有。 建校初期,学校设高炮、雷达、通信三个系,还设有高炮训练营和雷达训练营(驻成都北郊天回镇)。
     1960年7~12月,海军高级专科学校(即今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防空系和通信系先后从山东青岛、烟台调来阆中,组建海军第四航空学校。1961年1月,海军第四航空学校正式组建,代号1533部队(后改为海字445部队)。调海军青岛基地防空副司令张祥任校长(后调任东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由海军航空兵二师副师长张保华接任校长),海军航空兵二师政委邓楚白任政委,校务部长张志忠。 
    1962年,三个系改为三个教研室,但习惯上仍称为“系”。1965年,撤销3个教研室,设维修系,专攻歼击机、轰炸机的维修。为教学方便,学校引进退役的苏制歼五、歼六和轰炸机供学员操练。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学校停止招生,教学陷于瘫痪。1971年7月,四航校撤編划歸海軍高校。
      校長張祥調任東海艦隊航空兵副司令員,校長张保华调任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員,學校政委邓楚白调任海军旅顺基地任基地政委,后任东海舰队政治部主任、东海舰队副政委,海軍政治部主任。
      四航校“停教”之后,學校各系教员按海軍分配命令,分配至各海軍舰队任職,另学校其他教员们,分别分到青岛、大连、太原等地海軍高校继续任教职业。
原海校校址重新划入成都軍區,陆续迁入了中国人解放军56084部队的一个炮团和步兵团。

半個世紀过去了,昔日海军四航校的校舍大都被改造一新,唯有当年的水塔、游泳池、以及停飞机的“机窝”仍在,保存見证着“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的這段光榮历史。
     
下图第一張:
 首任校长:   张祥
 首任政委:鄧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