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学习认识在西方国家中的“工贼”概念】~魁省山寨

蒙城老張-101698  04/20   618  
4.0/1 















       今天一则法院消息,在零售业引起震动。因為魁北克法院下達法庭令:禁止Sobeys公司在其物流分配中心使用“工贼”。讓我們大陸的移民老中重新學習一下:什麼叫工賊?
       我們這代人對「工賊」的認知,首先想的就是,黨內最大走資派、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其次,就是在小時候所看到的電影,反應江漢鐵路工人大罷工的故事,由趙丹扮演的大律師施洋在漢口領導工人進行大罷工的電影桥段,裡面也出現了工賊、叛徒和帝國主義的走狗。而工贼是主要的反派角色,行为猥琐、两面三刀、背判工人阶级,贪图小利之徒。

根據維基百科檢索對工賊是這樣定義的:
工賊(英語:strikebreaker),指在罷工活動中不參與罷工,而是進行工作的勞工。
細分大致上有兩種:
第一種. 是工賊通常是在工會開始組織罷工活動時,或是在罷工進行中時,才由公司僱用進來。
第二種. 是原先的聘員,但不參與罷工,照常工作,也會被稱為工賊。

在工人運動中,某些成員為私利,被對立的僱主以金錢或其他利益收買,或受到僱主脅迫,出賣工人階級利益。工賊破壞工業行動的一致性,將罷工等行動威力分化。

故“工賊”指的是一種行為,不管行為者有心無心,不管立意點為何,不管是被迫介入或主動介入,一旦介入後其行為符合上述工賊的行為定義,就可稱為“工賊”。而其作用主要是資方用以讓公司可以繼續運作,並使罷工活動失敗。在美國與加拿大這種狀況發生的頻率會比其他工業化的國家還來的高。

今天,魁北克法院下令大型杂货连锁店 Sobeys 停止在其 Terrebonne 仓库使用「工贼」。

该仓库自 2 月以来一直在进行罢工。

行政劳资法庭命令 Sobeys 在任何时候都禁止在宣布罢工的机构中使用这些人的服务。

刚刚发布的临时命令针对了 11 人。

隶属于 FTQ 的联合食品和商业工人工会对罢工期间使用此类替代工人提出了投诉——这是魁北克劳动法禁止的举动。

位于 Terrebonne 的 Sobeys 自动化仓库的罢工于 2 月 7 日开始。

在今年2月開始的Soberys公司物流中心的大罷工中,有部份員工在这次罢工活动中不参与罢工,而是依舊进行正常上下班工作的員工,魁北克省法院明確地定義這些人就是「工賊」。

      魁省山寨的油站所庸小杂货超市,供貨商就是Soberys 公司,因为新冠疫情负面的影响,本身亏损的供货商就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再加上加拿大卡车司机的大罢工运动,明显社会物流出现了中断,停工等现象,从今年开始的Sobeys 物流公司的员工罢工更加具了对零售业的供货保障失效,负面影响巨大,商品短缺,管理混乱,胡乱的收费的现象明显增加,是加拿大历史上极罕见的一幕。
再者,又应了“祸不单行”这句中国老话,枫叶囯最大的啤酒公司Molson 也爆发劳资纠纷,工会宣布罢工 。

由于蒙特利尔南岸Longueuil 工厂 420 名员工之间的罢工,小型便利店和 Couche-Tard 等都面临 Molson啤酒供应的短缺。
大蒙特利尓市的零售商已经平均三周没有啤酒供应,或者是时断时续,部分商家很多产品已经售罄。
这对于小杂货铺和零售店而言,意味着大约平均每周减少$2000 至 $5000的销售额。对于小商铺小企业自雇主损失惨重。

昨天,魁北克便利店巨头Couche-Tard也证实,其数百家便利店也遇到了供应困难,以及断货的囧境。
公司发言人 Jennifer Vincent 说:由于Molson的劳资纠纷,我们在大蒙特利尔地区的近 380 家商店遇到了供应困难。

另据工会宣称,无限期的总罢工有可能在 5 月之前导致啤酒短缺,但其实影响从宣布罢工似乎已经开始。
供应商出现劳资纠纷对零售服务业非常痛苦艰难,完全陷入亏损营业局面。
       这次新冠疫情时期中的加拿大工会工人罢工,让我们又一次直接感受到了西方国家工会组织势力的凶猛,以及西方国家法律制度对工人阶级权益的保护,实事求是说,让人们看到在法律层面上来说比某些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在权益上得到法律充份的保障。同时也让我们对什么叫“工贼”有了更清晰透彻的认识,让人受教濒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