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俄战争:如果普京败了,俄罗斯何去何从?_作者:Hal Brands】~ 魁省山寨·推荐

蒙城老張-101698  03/27   634  
4.0/1 














美国《彭博社》“观点”栏发表专栏作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布兰兹(Hal Brands)的专栏文章:
“全世界都在关注乌克兰的生存之战。随着战争持续,我们也应该开始考虑俄罗斯的未来。” 

《如果普京败了  俄罗斯何去何从?》
~作者:布兰兹(Hal Brands)


普京总统的国家在近代历史上,从未突然和彻底地经受到任何大国的孤立。俄罗斯自2月下旬对乌克兰发动所谓“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受到了惩罚性的经济、贸易、金融制裁。快速的技术脱钩使其朝着债务违约的方向发展。外国公司正在逃离这个国家,俄罗斯足球队也被排除在国际比赛之外。甚至国际猫联合会也禁止俄罗斯猫参加其活动。


俄罗斯不是古巴或朝鲜那样不值一提的暴政国家,而是与全球紧密相连的主要大国。现在,俄罗斯正受到一定程度的国际排斥,这种情况通常只在一个国家与世界交战时才会发生。如果俄乌战争持续数月甚至数年,会对俄罗斯带来什么结果?

最乐观的情况是出现“莫斯科之春”革命,俄罗斯精英推翻普京,与乌克兰缔结和平。经历了侵略和独裁统治的俄罗斯,社会将更城市化、自由化,要求更广泛的政治开放,并使国家重新融入世界。但这种场景发生的可能性很小。普京20年的统治,使俄罗斯反对派软弱而且支离破碎。即使俄罗斯真的发生革命,也要小心上世纪90年代的历史教训——可能随之而来的就是动荡甚至混乱。

第二种貌似合理的场景是,普京借助控制安全部门而抓住权力不放,镇压一切孤立产生的民众不满。他利用制裁不可避免会产生的黑市机会来补偿忠诚的亲信。俄罗斯寻求西方经济和技术的替代品,对中共国的依赖越来越大。实力不济迫使克里姆林宫改变政策,代价是经济持续损耗,技术现代化受阻,军事潜力长期衰落。

还有第三种更暗淡的场景——退化为“伏尔加河上的伊朗”。受过良好教育、社会地位上升的俄罗斯人离开国家,使这个政权摆脱了最直言不讳的自由派批评者。强硬派支持自给自足的“抵制经济”,并避免西方的腐蚀影响。激进的内部清洗、不停的宣传、好战民族主义的煽动,制造出俄罗斯版的法西斯主义。普京最终下台,被一个同样实行镇压、野心勃勃、排外的领导人所取代。

于是俄罗斯成了拥有核武器的超级伊朗,一个与世界永远疏离的国家,并以战争歇斯底里来弥补其软弱。俄罗斯在与西方的对抗中,非但不会退缩,反而可能加大斗争强度,在欧洲推行广泛的破坏计划,或者更积极地使用网络武器打击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目标。当然,最终的现实可能与上述任何一种场景都不同。但这一套动作说明了两个重要问题。

首先,美国应该认真考虑俄罗斯的长期发展方向。不管这场危机会发生什么,俄罗斯足够大足够强,其发展对国际秩序的整体健康至关重要。为此美国需要为该国无论向哪个方向发展做好准备。

第二,美国及其盟友正确地使用毁灭性的制裁,加上乌克兰的顽强抵抗,让公然违反最基本国际行为准则的俄罗斯政权付出沉重代价。要小心,绝不能用绥靖或军事干预来替代这一政策。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美国帮助自由化的俄罗斯摆脱威权统治,也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P.S:
乌俄战争搅动世界的神经,随着俄罗斯第一阶段军事行动的失败,和谈协商解决已属必然。但乌俄两国双方如何各自妥协,以及美国和欧盟北约成员国幕后推手的态度,都是当下时事热评的焦点,让我们试目以待。
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走向民主政治制度的道路,但是,一个大国被四分五裂,失去过去的帝国荣耀和影响力,也给俄罗斯知识精英和社会各阶层带来阵痛,而且,持续不断,时时刻刻刺痛着俄罗斯民众的心,它是无形的,仿佛如上帝之手在拿着刀,有事旡事的刺下你,浑身上下的难受让俄罗斯民众可以忍受或者说认可普京的的“民主花样”式独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俄罗斯政坛层出不穷的玩手腕,推广其大俄罗斯梦想蓝图,说服俄罗斯人民给他二十年,让他实现俄罗斯梦,忽悠俄罗斯民众,其终究还是个人对权力的眷恋,以及五十年代出生受前苏联世界观影响的这代世界领导人,依然故我,受旧的传统理念影响而在这大时代交错之间的矛盾挣扎,从而引发的世界危机。这是新旧体制交替中国家体制必然要出现的问题,也是政治领导人想快速出政绩,逐渐滑入个人集权的结果。苏联解体和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按所谓政治理论依据,都应走向开明政治改革,这种集权是乎都是不应该再出现的事情。但普京和强盛大国这两个国家又重回威权独裁的老路,而且得到大部分民众的支持,这说明一个没有制度约束的权力,或者说可以随意更改制度的政体,都是这个世界的毒瘤,任其发展就会是世界的威胁。从一战以来,独裁制度,个人领䄂至上的社会崇拜,给世界造成的恶果,引发战争带来的苦难,已经多不胜数。对于独裁体制,最关键的是抑制它的发展,这样才能让民主世界在竞争中取胜,而抑制独裁体制,最关键的就是不能给它输血,不能让他势意妄为。而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思潮的泛滥、推行全球一体化,人为过份强调绿色能源、限制碳排放政策,无理治片面性追求,是乎陷入“打着红旗反红旗”现象,其结果正好和希望方向背道而驰,反而造成了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不断被打破,世界对西方国家的质疑反感 没有减少反而增大,加之西方社会在发展中所积累矛盾的大爆发,使其社会分裂进一步扩大,也是造成当今世界倒退乱局的原因之一。 ~魁省山寨